满洲里市热点要闻
社会新闻
主页 > 社会新闻 >

“烤验”来袭!他们是上海滩“炎值”最高的人_国内频

发布日期:2020-08-09 03:3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时值中伏,一年中最热的日子;下午两点,一天里最热的时间。

烈日炙烤下,许多人坚守在各自岗位“蒸桑拿”,为这座城市的凉爽默默奉献。

昨天下午,海岸君走访车站码头、建设工地、铁路股道、居民小区和菜市场,聚焦正在忙碌的他们??为高铁列车上水、为居民送气上门、为老房检查水箱、为市场消杀灭蚊、为城市交通执法护航、为越江工程日夜不分……

每一张专注的脸庞,都挂满了晶莹的汗珠。汗水,不停滴落在地,瞬间蒸发得无影无踪。每一滴汗,都如同最宝贵的养料,滋润着我们的家园,开出一朵朵幸福之花。

在最热的午后,走近这些普通劳动者,感受他们与这座城市共同跳动的脉搏。

列车上水

“蒸笼”股道挥汗如雨

下午2时许,海岸君穿上黄马甲、戴上黄色鸭舌帽(既为醒目、安全,又为遮阳、防晒),跟随铁路上海站上水工汪久宣、程勇,走上两列高铁之间的加水股道。烈日当空,海岸君摸了摸被暴晒的铁轨,烫如热锅底;球鞋底踩在地面上,脚底板也能感觉到烫。温度计显示,气温已高达42.5℃。

“火车停在站内,空调已开,普速列车的热风往上排,还好一点,高铁列车的热风是往下排的,大太阳加空调风,两列高铁之间空间又不大,就变成了一个‘蒸笼’。我见过最高温度超过60℃!”汪久宣说话间,已拿起加水的水管。

温度计显示,这里的温度已高达42.5℃

上水工的工作说简单也简单,就是把水管插进列车的注水口,等水箱满了再把水管拔掉。但程勇说,上水工有一套严格的作业标准,立岗、接车、插管、上水、拔管、回卷、送车等7个步骤,一个都不能马虎。海岸君学着师傅的样子,把大约25米长的水管往列车方向拖,水管里贮满了水,有二三十公斤重,光拖动它就不容易。大概只有五分钟后,海岸君黄马甲内的T恤已被汗水湿透,豆大的汗珠也从头上啪啪往股道的石板上砸。

再看两位师傅,正快速拖管、插管、拔管,为了安全和下一波使用方便,用后的水管还要在地上拉成U形(即“回卷”步骤)……“高铁停站时间短,上水时间一般控制在20分钟内,像这趟车,留给我们的时间只有15分钟;普速列车时间稍微宽裕一点,约40分钟。夏天旅客在车上用水量大,我们必须尽最大努力,把水箱加得满满的,所以动作得快,根本顾不上热不热。”汪久宣说。

一列16节编组的高铁长近500米,上水工加水过程中要沿着列车快步走一遍,再折返,就是1公里;普速列车则更长。“上海站一共36名上水工,今天白班(7:30-19:30)有10人,两两搭班分成5组,每组一天要给十七八趟列车加水,还要在不同股道间穿梭,光是走路,一天少说也有20公里。”上水工班长虞广生说。

高铁列车的热风是往下排的,大太阳加空调风,两列高铁之间空间又不大,就变成了一个‘蒸笼’。